本刊由广东省医院协会主管主办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医院管理篇 > 健康管理 >

老人院住院老人抑郁症患病率影响因素调查

【】2016-07-07 点击次数
基金项目: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编号:2014Y2-00096)
朱嘉欣 高艳彤 袁智乐:广州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 广东广州 510000
许漫贤 白焕兰:广州医科大学金域检验学院 广东广州 510000
陈盛强 刘 军 黄铭发: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广东广州 510000
通信作者:陈盛强

老人院住院老人抑郁症患病率影响因素调查


袁智乐 朱嘉欣 高艳彤 许漫贤 白焕兰 黄铭发 陈盛强 刘 军
SURVEY OF DEPRESSION IN ELDERLY RESIDENTS OF NURSING HOMES FACTORS
YUAN Zhile, ZHU Jiaxin, GAO Yantong, et al


  【摘 要】 目的 调查老人院(福利机构)里住院老人的抑郁症发生率,为对高危人群进行恰当的干预做出科学依据。 方法 分别比较年龄、性别、住院时间、文化水平、居住区域不同的老人的心理障碍发生率及其严重程度。采用Zung抑郁自评量表与汉密尔顿抑郁量表筛选抑郁患者,根据数据整理出以上因素对老人抑郁症致病率的提升作用。 结果 年龄介于90~100岁的老人抑郁症发生率最高;性别对抑郁症发生率的影响很小;住院时间不到半年以及超过10年的老人抑郁症发生率都比较高;文化程度为初中以及大学的老人抑郁症发生率都比较高;居住在治疗区的老人抑郁症发生率比居住在生活自理区的老人高。结论 老人院或福利机构需要加强对老人的综合干预,关心老人们的心理状况,促进他们心理健康发展。
  【关键词】 老人院,老人,抑郁症患病率
  doi:10.3969/j.issn.1671-332X.2015.10.059

  抑郁症是精神科自杀率最高的疾病。抑郁症目前已成为全球疾病中给人类造成严重负担的第二位重要疾病。在中国,仅有2%的抑郁症病人接受过治疗,大量的病人得不到及时的诊治,病情恶化,甚至出现自杀的严重后果。抑郁症对病人及其家属造成的疼苦,对社会造成的损失是其他疾病所无法比拟的。据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显示,全球抑郁症的年患病率约为11%。据联合国最新统计, 目前全球老年人口总数已达629亿, 平均每10个人中就有一位老年人。世界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而全球老年抑郁症的发病率有上升的趋势, 并成为一个公共的卫生问题。
     随着我国经济飞速发展,人口老龄化、高龄化、家庭少子化,家庭养老弱化,老人院的社会养老作用越来越重要,多有研究表明老人抑郁症发病率均超出世界平均水平。老人院老人长期与家人分离,人际交往与社会参与的机会要比社区老人少,社会支持低。而心理保健服务也是老人院工作的薄弱之处。老人院老年人的精神心理卫生问题日趋突出,需要完善的人为干预。
     了解老人院老年人抑郁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有利于改善老人院老年人的健康现状,促进形成健康老年生活方式。
     本研究有利于唤醒社会对这个特殊群体的关注,对高危人群进行及时的干预。促进老人院对其心理健康保健的重视。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广州市某老人院的老人71名。
1.2 研究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员以中性无暗示无偏向的方式逐项读给被调查者。采用Zung抑郁自评量表对老人进行抑郁症初步筛选,用汉密尔顿抑郁量表对筛选出来的人群的抑郁症进行确认。后期采用excel对被调查人群作出数据分析,掌握被调查人群的年龄、性别、住院时间、文化水平、居住区域这五项因素与其抑郁症状的内在关系。
1.2.1 Zung抑郁自评量表由20个陈述句组成。每一条目相当于一个有关症状,按1-4级评分。评定时间跨度为最近一周。20个条目反映抑郁状态四组特异性症状: 精神性-情感症状、躯体性障碍、精神运动性障碍、抑郁的心理障碍。
1.2.2 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我们采用的汉密尔顿抑郁量表的版本为24项、五级评分的版本。这些项目包括抑郁所涉及的各种症状,并可归纳为7类因子结构。本量表适用于有抑郁症状的成年病人。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190数据分析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与全球抑郁症患病率比较采用单样本t检验,p<005有统计学意义;组内抑郁程度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检验,p2<005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老人的抑郁症状明显,占总人数的2113%,高于世界平均水平(11%),检验结果证明两比率之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2.2 在性别和文化程度的比较下,老人抑郁程度差异有统计学差异。
2.3 整理描述性数据发现, 老人院老人抑郁程度高的人群特征为:90~100岁、住院10年以上、文化程度为大学、居住在生活自理区
2.4 具体调查结果如表1所示。

表1 不同年龄段老人的比较

(%)

年龄  
SDS程度
占总人
数比例
[50,59] 占该组人数比例 0.00 0.00 0.00 0.00
[60,69] 占该组人数比例 0.00 25.00 0.00 1.41
[70,79] 占该组人数比例 8.00 8.00 4.00 7.04
[80.89] 占该组人数比例 11.11 3.70 3.70 7.04
[90,99] 占该组人数比例 36.36 0 0 5.63
[100,109] 占该组人数比例 0.00 0.00 0.00 0.00
 p<005,有统计学意义,老人院抑郁症发病率高于全球发病率,p2>005,组间抑郁程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表2 老人不同性别比较

(%)

性别  
SDS程度
占总人
数比例
占该组人数比例 13.04 4.34 4.34 7.04
占该组人数比例 12.50 6.25 2.08 14.08
 p2<005,有统计学意义,老人院老人女性患者抑郁程度明显高于男性

表3 不同住院时长老人的比较

(%)

住院时间  
SDS程度
占总人
数比例
半年以内 占该组人数比例 13.33 13.33 0.00 5.63
[半年,5] 占该组人数比例 12.50 5.00 2.50 11.27
(5,10] 占该组人数比例 15.38 0.00 0.00 2.82
(10,∞) 占该组人数比例 0.00 0.00 33.33 1.41
 p2>005组间抑郁程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表4 不同文化程度老人的比较

(%)

文化程度  
SDS程度
占总人
数比例
小学 占该组人数比例 10.00 3.33 0.00 5.63
初中 占该组人数比例 16.67 5.56 0.00 5.63
高中 占该组人数比例 12.50 0 0.00 1.41
大学 占该组人数比例 13.33 6.67 13.33 8.45
 p2<005,有统计学意义,老人院老人高学历患者抑郁程度明显高于低学历者

表5 不同居住区域老人的比较

(%)

居住区  
SDS程度
占总人数
比例SDS人数总人数
治疗区 占该组人数比例 21.74 4.35 0.00 26.09 6 23
生活自理区 占该组人数比例 8.33 6.25 4.17 18.75 9 48
 p2>005组间抑郁程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3 讨论
     全球调查表明,全球抑郁症发病率为11%,赵晓军[1]等研究发现,老人院住院老人的抑郁症患病率为279%,而本次研究的抑郁症患病率为2113%,两比率进行差异检验(p=0126),两者之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即两次研究的数据具有一致性。
     抑郁症是多方面主客观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李燕[2],认为老人产生抑郁症的病因主要有三个:生理功能退化、内科疾病、家庭环境因素。而我们认为生活事件对引发抑郁症状也有密切关系。例如丧偶、财产问题、争吵等因素和引发抑郁症密切相关。崔淑英等[3]研究发现,2年内的生活事件频度和严重度与精神障碍的发病有关,负性生活事件和独立性事件可能是抑郁症的发生或复发的重要因素,而正性生活事件与躁狂症的发生或复发有明显关系。陈红[4]研究发现:患有4种及以上慢性病的老年人是抑郁症、焦虑症的高发人群.抑郁症的发病率高于焦虑症。徐桥等研究还发现:病耻感量表得分的改变量与抑郁症状的改善有较好的正相关性[5]。
     本次研究调查了老人院住院的老人71例。本次研究得出:老人的抑郁症状高危人群为:女性,90~100岁、住院10年以上、文化程度为大学、居住在生活自理区,不少文献和教科书都有描述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有抑郁症,我们研究发现女性抑郁程度明显高于男性(p2<005),推测女性的雌激素的减弱会增加发病率,Schimdt[6]等提出了雌激素撤退假说,认为围绝经期低雌激素状态可以激发具有抑郁症潜质患者患病或病情加重。
     我们发现老人院里老人易出现抑郁情绪的年龄段为90~100岁、住院10年以上、居住在生活自理区,分析原因为:老人的健康状况日益严重长期受到疾病困扰、身边配偶和朋友相继去世、认为自己成为子女包袱、感觉生活失去意义、饱受无助感孤独感无用感的困扰。此外,由于调查对象为老人院的老人,所以老人院的管理问题、生活自理者与严重中风者生活在同一个宿舍、对自己未来蓝图悲观等也是引起抑郁情绪的重要因素。
     而在谭平[7]等人的论文调查中得出:易出现抑郁情绪的年龄段是60~64岁和75~79岁人群,分析可能原因:60~64岁出现抑郁情绪为刚离开工作岗位不久,自身角色转换尚未完成,需要面对较多的心理社会因素;75~79岁人群多离退休已久,很多人患有多种躯体疾病,精神压力较大,同时家庭变故等各种负性生活事件增多,是多方面主客观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文化程度的抑郁程度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2<005),最为严重的是大学学历的老人,我们在调查时经常听到他们回忆起文革战火,同时表述学历在年老时无用,周围的人无法共同探讨有意义的话题,感觉生活失去意义,对国家子女无处贡献。
     我们在重视老年人居住、身体疾病治疗的同时,还应该注意到老人的心理状态。为了要及时发现抑郁症患者,并及时给与充分的关爱护理,我们必须要充分了解抑郁症的症状。研究结果为集中、优先对老人干预具有指导意义。做好心理疏导工作,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改变不合理观念,定时做心理健康评定测试,增加抑郁症患者的正性思维[8],同时采用个别干预和集体干预相结合的方法,建立综合式干预模式[9],最大限度地提高干预效果,帮助老人院内老人保持身心健康。

参考文献
[1] 赵晓军,付 丽,陈长香. 老人院老年人抑郁及其危险因素分析[J]. 河北医药,2011,09:1400-1401.
[2] 李 燕. 老年人抑郁症发生及影响因素[J]. 中国医药指南,2011,24:39-40.
[3] 崔淑芳,刘晓辉. 军人精神分裂症的患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03,3:163.
[4] 陈 红.多种慢性疾病老年患者罹患抑郁及焦虑症的临床分析[J].中国当代医药,2012,19(28):21-22.
[5] 徐 桥,姜义彬,汤义平,等.病耻感干预治疗对抑郁症患者临床康复进程的疗效研究[J].中国现代医生,2014,52(22):82-85.
[6] SCHMIDT PJ,PURDY RH ,RUBINOW DR,et al.Circulating levels of anxiolytic steroids in the luteal phase in women with premenstrual syndrome and in control subjects.J Clin Endocrinol Metal,1994,79(5):1256. 
[7] 谭 平,张泽丹,包维为. 老年人抑郁症发生状况及相关因素调查分析[J]. 东南国防医药,2013,04:365-367.
[8] 杜晓红,郭晓玉,邹丰彦.增加正性思维在促进抑郁症患者康复中的干预作用[J].中国当代医药,2014,21(28):139-141.
[9] 何婉红,黄鸣峰,王 华,等.老年护理院患者抑郁症状的现场调查与干预研究[J].中国医药科学,2014,4(24):203-205.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版权均属于现代医院杂志社,转载、摘编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应注明"来源出处:《现代医院》杂志社"。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如有疑问和问题请联系现代医院杂志社服务热线:020-83310901 83310902

推荐文章:
优质高效低耗管理在升华

优质高效低耗管理在升华

优质高效低耗管理在升华 访清远市人民医院周海波院长 梁若柽 冯濂波 陈星伟 林春艳......

保健医疗双翼并举 老“三甲”焕发新活力

保健医疗双翼并举 老“三甲

保健医疗双翼并举 老三甲焕发新活力 访珠海市妇幼保健院吕简承院长 本刊记者 林春艳......

过刊回顾

下载排行

网站最新